做人要懂得“近因效应”,积威之祸可救,积恩

 新闻资讯     |      2020-07-01 06:30

做人要善良、真诚,这个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只有善良和真诚,往往出发点是好的,结果却很糟糕。所以网上经常有人说,一个人的善良要与智商相匹配。否则这样的善良,经常会把好事搞砸。

心理学中有一种现象叫“近因效应”,是在1957年的时候,心理学家A·卢琴斯根据实验首次提出来的。它的实验表明,在有两个或多个意义不同的刺激信息、依次出现的场合中,印象的形成往往是最后出现的刺激信息起主导作用。

这种心理学现象对我们为人处世很有启发,它告诉我们:人与人相处时,最后的印象很重要,它会冲淡之前的印象。比如说,生活中A对B一百次好,如果A最后一次懈怠了、搞砸了,B很有可能会对A产生情绪。

即使B的理智告诉他,A之前对他一直很好,只不过这一次懈怠了,然而内心里仍然不自觉的会有情绪。如果第102次又懈怠了,那就更麻烦了。因为长期的”好“会给对方一种心理错觉,就是你对他好是理所应当的。

积威与积恩皆祸也。积威之祸可救,积恩之祸难救。积威之后,宽一分则安,恩一分则悦。积恩之后,止而不加则以为薄,才减毫发则以为怨。

也就是说,一味地对一个人不好,或者一味地对一个人好,都存在隐藏的祸害。但是前者的害处好补救,后者的害处难以补救。我们长期对一个人严厉,如果忽然改为宽柔,这个人就会非常高兴。

但如果长期对一个人好,好到不能再好的时候,对方会觉得你对他疏远了,如果这种好的程度再下降一点,对方还会产生抱怨的情绪。

由此可见,一味的好与一味的不好,都不是正确的为人处世之道。《呻吟语》中,上面这段话的的后面,作者还说,圣人之所以吝啬施恩于人,并不是因为他刻薄,恰恰是因为他真的关爱他人,所以会采取一些调节人与人之间微妙关系的权变手段。

明朝的张居正曾经痛心疾首地说,儒家本不是一味的用宽,《中庸》本就强调刚柔并用,这种刚柔并济的手段也是尧舜以来相传的治国之道。后来的人不懂这一点,一味的用宽,宽久了就会产生问题,于是又用严刑峻法,马上转向暴戾的一端。可见宽与严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小问题,即使是饱读诗书的人也不一定处理得好。

先严后宽,对方会知道感恩;先宽后严,对方会心有微词,即使嘴上不说,内心也会有意见。这就是一种“近因效应”,一直很好,忽然不好了,对方一下子很难接受。平素知道感恩的还好,不知道感恩的,就会心生怨恨。

教育孩子也要懂得这个道理,在孩子小的时候一味地溺爱他,等孩子大了,发现问题就晚了,想改也来不及。因为你长期对他好,如果忽然开始变严格,父母与孩子的关系会搞得很僵。所以不如平时严格一点,在孩子遇到困难、需要多关爱的时候,多行慈爱。这个时候,孩子反而会心生感恩。

做领导的更要知道这种心理现象,对下属一味的好,只会让他对你有更高的要求,但你不可能一直满足他,只要有几次不满足,下属就会产生抱怨的情绪;但如果平时严一点,关键时刻宽一点,下属反而会觉得你很有原则,心生感激。

所以做人处事不能一根筋,要懂得”守正“和”用奇“的智慧,否则很难圆融。不知权变,好事可能变成坏事,知道变通,坏事可能变成好事。有人觉得这是权谋之术,不好,但如果你真的想做事业的话,就必须懂得权变。

很多人都说张居正是权臣,但如果他不懂权谋,在当时那个环境中又如何能立得住脚?不能立住脚,又如何一步一步的推行他的治国方案?所以看问题不能看表面,做事不像单纯的做学问,这里面涉及到复杂的人情世故,不知变通,很难获得众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