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影院从业者需要生存?五千家影院已经被“

 新闻资讯     |      2020-07-06 21:26

2004年3月31日,香港的一栋公寓忽然爆发了SARS病毒,确诊人数在短短几日内增长到百人。

在一个月后的5月6日,香港金像奖典礼如期进行,曾志伟在会上说:“我们不能退后,我们家里有事,不能自乱阵脚。”

2020年5月6日,导演尔冬升在线上主持了香港金像奖的典礼,全程不到半个小时,没有观众,也没有掌声。

随着疫情攻坚战的进程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行业开始恢复生产,但仍有一些行业没有恢复运营,也包括电影院。

在警方后续的调查中,发现黄巍生前有着长期失眠的症状,并且心情处于长期压抑的状态。

不久后,博纳官方也给出了回应,称黄巍生前的确处于一个压抑的状态,在黄巍自杀之前,负责的是公司内影院的业务。

2013年以来,我国电影院数量呈不断增长趋势,但增速持续下降。2018年我国影院数量为10835家,同比增长15.07%;2019年影院数量达到12408家,同比增长14.52%。

2020年的一场疫情后,国内影院的注销数量不断增长,截止到4月中旬,国内注销的影院超过了五千家。

2020年1月23日,《唐人街探案3》、《夺冠》、《紧急救援》等七部春节档电影集体宣布撤档,所有预售影票无偿退款。

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42.66亿(含服务费),比2018年增长5.4%,净票房594.195亿,比2018年增长5.02%;全年国产电影票房411.75亿,占全国电影总票房的64.07%,比2018年增长6.13%。

眼看着到了六月份,影院迟迟没有开业的消息,在错过了春节档以后,怕是又要与暑期档失之交臂了。

贾樟柯说中国有一百万影院从业者需要吃饭,这大家都知道,但影院没有新的影片上映,爆米花没有人买,只要影院还在一天,就要亏损一天的钱。

为了周转资金,许多影院的老板开始做起了微商,将影院库存的零食、周边全部挂在朋友圈卖,但六月份都快过完了,也没有见到回暖的迹象。

“我把能卖的都卖了,心想这背水一战只要能挺过去,就有希望,但如今我有的只是绝望。”说出这句话时,这位老板的神情中满满的全是自嘲。

影院作为电影产业链当中的终端,不仅需要考虑电影上映后的预计票房,更连接着更多层面的收入,譬如与网购票平台的对接,以及周边产品的销售。

影院的消费更像是人们的一种生活态度与生活方式,就像是读书一样,尽管电子阅读越来越流行,依然取缔不掉纸制图书的地位。

有些影片放出狠话要等到下一个春节档,比如《唐人街探案3》,有些则另辟蹊径,成功打开了一片新天地,比如《囧妈》。

打着“网上春节档”的名号,徐峥直接将《囧妈》以买断制的形式卖了出去,赚了6.3个亿。

从商人的角度来看,这的确是一个聪明的做法,但从宏观的电影市场来看,这顶多只能算个“小聪明”。

面对网络电影市场向好的现状,的不少电影从业者,决定从此前仅从事院线电影的设定中走出,开始尝试在网络电影中寻找新的机会。

无论是从投资规模、影响力度,以及剧本的深度和导演团队的品质角度来看,网大都很难成大气候。

尽管有春节档堆积的大量未上映的影片,但这些优质电影是否愿意放低身价、甘愿在日常的放映中安排档期,这都是未知数。

“现在大家都出不了门,可以想一想未来要怎么拍片,要拍什么样的片,现在刚好是一个能静下来反思的机会,我觉得从某些方面讲不是坏事。”

对于投资人而言,原来的投资都是“十投九赌”,花出去的钱多数都打了水漂,更何况是现在。

当然这也倒逼着投资商们,会更加谨慎的挑选剧本,这也同样倒逼着创作者们拿出更加优秀的作品来。

当年的非典疫情过后,国家对于电影行业进行了相应的扶持,规定在影片立项上,除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特殊题材、国家资助影片、合拍片之外的国产影片不必再向电影局申报剧本,只需要提供1000字的故事提纲。

张艺谋的《悬崖之上》开机了、周冬雨为了拍《平原上的摩西》飞到东北了、《大江大河》也已经开拍有段时间了。

或许我们怀念的,并不仅仅是影院里的电影,更是怀念在电影院里抱着爆米花与好友看电影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