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王军:生活的本身就是艺术

 新闻资讯     |      2020-07-10 12:52

在云南腾冲,有一个傣族村寨叫“帕连”,有一天来了一群艺术家,原本安静的村寨热闹了起来。他们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准确的说是58天/1392小时/83520分钟/5011200秒,让艺术在这个小山村生根发芽。

云南是旅游胜地,山水、风光让人应接不暇,很少有人会把目光聚焦于这些传统村寨之上,很多游客走过云南的山山水水,却很少真的深入了解云南的在地文化。我们时常也在讨论这个话题,“都市和乡村”,“艺术和民俗”,究竟有没有一以贯之的方式,让它们在某些程度上能够达到审美的一致。

都市人想体验或者回归乡村的生活,但是仍然离不开他们的审美体系,中国现代的乡村在这方面的缺失,因此难以吸引都市消费人群的瞩目。艺术又在某种程度上被精英化,与老百姓们生活中“喜闻乐见”的文化氛围出现了断层。

走进帕连村,让我们惊喜的是,这种审美体系的断层被很好的弥合了。而这一系列“艺术改变乡村”的发起人信王军,竟然是一位80后。

信王军的人生颇具传奇,他是山东人,但与云南始终有着不解的情缘。2004年考入云南艺术学院,2007年他即将离开昆明去北京的时候,做了一场行为艺术《昆明,我走了》,他背着砖头,离开一个生活了五年的城市,以此来表达他对这个城市的眷恋之情。

“艺术应该具备了开悟的功能,帮助一些人打开他未知领域的一些通道,包括思维上的通道。”

当我问他为什么会选择回云南的时候,他淡淡地笑说,“因为缘分”,他在人生的很多抉择上,都偏向于相信一些神秘力量。他举了个例子,他曾经想做一场行为艺术,在一面白墙上留下一个仅够放置一根针的小孔,只给你一次机会,在这面墙上把针放入针孔,你会发现,人生所有的知识体系都不能帮助你任何,能不能把针放到针孔里,靠的是缘分。

2015年,信王军来到德宏,这个地方,天然环境非常的好,只是缺乏艺术教育,连阅读、谈论文化、艺术的人都很少。所以他就决定在这里租下一个院子,起名先生书院。

先生书院让留守儿童和村子里的居民都聚在这里,还免费向每一个路过的人开放。在这里看书、看电影、学画画,说不定还会遇上全国各地的画家、作家、音乐家。

2017-2018年,在信王军的号召下,先生书院发起了涂鸦艺术节。来自全国上百位涂鸦艺术家聚集梁河,他想要用艺术改变乡村,短短几周时间,原本单调的街道变得热闹起来。最著名的装置艺术便是号称“全国最大的2B铅笔”了。

腾冲离梁河很近,越来越多的腾冲人慕名去到梁河,只是为了一睹这个被艺术改造的村庄的魅力。后来,信王军又被邀请到腾冲五合乡,对帕连村进行改造。

从2019年11月开始,这个村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作者们根据自己的灵感和创意,与在地文化进行艺术表现形式的结合。短短两个月时间,这个网红村寨便诞生了。

信王军是典型的斜杠青年,艺术家/自媒体人/艺术自媒体《前线》创始人/先生书院创办人/艺术改变乡村发起人/798双年展策展人…… 聊到开心之处,他说,他其实很想聊聊互联网。他深谙移动互联网的传播规律,所以他的思维和格局更像是艺术界的产品经理,他能够把高高在上的艺术,用更多大众能够接受的形式表现出来,作品一经面世,就立刻成为“网红”。

对土地的情怀和热爱,一直根植于他的内心。在帕连村那个所有人去到几乎都会拍照留念的骑自行车的小男孩的绘画,是有一天,他们正在创作的时候,村里的一个小男孩骑车经过,他觉得那个场景很妙,便拍了张照片,然后,把小男孩画在了墙上。很多创作的灵感就来源于乡村本身。

云南在他的心中是一片净土,他非常喜欢杜尚的一句话: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艺术本就应该体现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在云南的生活是非常有艺术感的。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会选择来云南定居的原因。

在帕连之后,他们来到玛御谷温泉小镇,又有很多奇思妙想等着他们去实现。比如,这里的竹林里有竹林七贤,这里有个艺术家长得像李逵,每天对牛弹琴,这里有两个人的图书馆,这里还有躺在稻田里做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