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终于还是让腾讯和爱奇艺走到了一起

 新闻资讯     |      2021-03-04 10:03

  作者:李禾子

  2021年牛年开年,一部《赘婿》似乎已定下了未来一段时间视频平台间的竞争基调。

  2月14日,改编自阅文集团作品的网剧《赘婿》上线。阅文集团是腾讯旗下公司,这部剧的演员阵容同样来自2019年腾讯视频热播剧《庆余年》的原班人马,然而让很多人意外的是,这部剧并未在腾讯视频播出,而是将独播权给了爱奇艺。

  腾讯和爱奇艺合作推剧其实已经不新鲜,代表性案例正是《庆余年》,腾讯旗下的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集团均参与了这部剧的制作,最后腾讯选择将版权分销给了爱奇艺,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同步播出;此外2019年改编自阅文旗下作品的《从前有座灵剑山》,也采用了双平台播出的方式。综艺方面则有去年同在两个平台播出的真人秀节目《哈哈哈哈哈》,这档节目有着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并投资制作的背景。

  这次的《赘婿》和《哈哈哈哈哈》类似,由腾讯和爱奇艺共同出品(其中爱奇艺为联合出品)并参与制作,只是最后选择了在爱奇艺独播。

  两家在剧综方面的联动让人浮想联翩。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计划合并的消息已流传多年,并在2020年年中出现众多更详细的传闻,尽管双方都未曾对此发表过评论,但腾讯和爱奇艺的实际行动似乎又很诚实。以上种种至少能够说明,腾讯和爱奇艺现阶段的关系正在变得前所未有地紧密。

  其实抛开与中短视频平台竞争用户时长等外部因素不谈,腾讯和爱奇艺之所以能够走到一起,本质上是由行业大环境和平台各自的具体状况决定的。

  行业大环境是,长视频平台已经过了依靠高速会员拉新实现增收的阶段。爱奇艺最新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其2020年的总订阅会员人数较2019年不增反降,从1.069亿下降至了1.017亿;腾讯视频官方公布的会员数量目前停留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1.2亿——也仅仅是同比增长了20%。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还曾多次公开提到,人口红利消失,市场跑马圈地的时代结束了,接下来的增长需要在每一个缝隙里收割。

  会员增长趋缓乃至面临触顶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曾经承载着平台会员拉新希望的独播版权内容渐渐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曾经为了带动会员拉新,各平台纷纷下注采买独播内容,并在版权价格被哄高的情况下走上了自制的道路。2018年,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两家各自的自制内容比例首次超过版权内容比例。然而两年多过去,事实证明内容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并没有因为自制得到根本解决。

  内容成本高昂是腾讯和爱奇艺当下面临的另一个行业大环境。在如今一半多的内容均为自制的情况下,成本高就意味着平台每做一部剧都会面临赔本的风险。因此出于分摊风险的需要,平台越来越多地考虑起版权分销、版权置换等合作形式,这解释了为什么如今视频平台联播内容越来越多,独播内容却越来越不被强调——很明显,一部剧在两个平台播出,便能够获得两个平台的资源优势,尤其是在会员数量保持一定的前提下,能有两个平台加持总好过只有一个。

  一部剧的投入成本越高,越需要分销版权。《庆余年》就是这样的例子,自立项起这部剧便宣布将以“五年三季”的季播模式进行开发,据传第一季的制片成本已超过3亿元,远超其他剧集。腾讯最后放弃独播并将之分销给爱奇艺,就被解读为是出于覆盖版权成本的需要。

  对于平台来说,版权分销不仅能够分担风险,还能让财报更好看。比如爱奇艺就将内容发行(版权分销)列为了与会员服务和在线广告服务平行的收入组成,尽管去年内容发行收入增幅并不明显,同比仅增4.5%,但这毕竟是增加了一个想象空间。

  谈到内容发行能力,就不得不引出平台各自具体状况的差异。文章开头提到的几部剧集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改编自阅文旗下IP作品,这其实也反映出腾讯和爱奇艺IP实力的对比。

  说到底,腾讯和爱奇艺合作推剧的过程也是双方优势互补的过程。腾讯的优势恰恰在于IP,旗下的阅文集团提供了丰富的IP资源库,当中又有很多为优质的头部IP;而爱奇艺虽然也有爱奇艺文学,并针对影视化改编做过一番努力,但由于大量创作人才已被腾讯吸纳,自2016年开启原创业务以来,爱奇艺文学一直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产出。更多时候,爱奇艺只能通过合作、采买的方式向外部获取大IP,手握大量头部IP的腾讯自然成为爱奇艺的合作对象。

  爱奇艺的优势则在于内容运营能力。爱奇艺的内容一向不乏话题度,近年来的《奇葩说》、《中国有嘻哈》、《青春有你》和《乐队的夏天》等出圈综艺以及《延禧攻略》、《隐秘的角落》等爆款剧集都引起过广泛讨论,也为爱奇艺积累了相当的国民度;相较之下,腾讯视频在产出具有话题性的内容数量方面就要逊色一些。这种差异也直观反映在“同题较量”的播放数据上,云合数据显示,《庆余年》在爱奇艺的有效播放量占比就比腾讯视频高出了1.3%。所以对于腾讯来说,把内容卖给爱奇艺或与之合作,也是一件不错的买卖。

  这次的《赘婿》正是腾讯和爱奇艺优势互补一个非常典型的体现——爱奇艺渴求优质内容,腾讯则需要为自己的IP找到一个好买家。至于为何选择了在爱奇艺独播,未上线腾讯视频,原因很可能是《赘婿》的档期和腾讯视频打算力推的另一部网剧《斗罗大陆》撞了,后者改编自阅文白金作家唐家三少的作品,是阅文旗下的经典IP,在剧改之前已经拥有了非常广泛的受众基础。2014年《斗罗大陆》改编成网游时的价格就已经达到500万元,此次剧改的成本也一定不低,各方面也都能看出腾讯的用心。

  一方面,腾讯有非推《斗罗大陆》不可的理由,另一方面,爱奇艺也对品相极佳的《赘婿》展现出了十足诚意,据说爱奇艺在《赘婿》的版权采买上给出了不错的价格,腾讯影业作为出品方,即使出让独播权也能从中获利。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都是腾讯出品的作品,但《斗罗大陆》和《赘婿》却依托着不同的主体,前者的出品主体是背靠腾讯视频的企鹅影视,企鹅影视出品作品通常只在腾讯视频播出;后者则是主攻整个影视市场的腾讯影业,更遵循市场竞价原则——这使得腾讯影业和腾讯视频虽然同属腾讯旗下,但在某些时候两者的联动也没有外界想得那么紧密。

  尽管如此,现阶段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两家的步调正变得越发一致,不论是推出超前点播,策划会员涨价,还是推出中短视频内容,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几乎都是前后脚;两家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同一场合,共同谋求网络视频行业更好的发展。腾讯和爱奇艺的关系正变得空前紧密,愈加难以截然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