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猝死!亚健康的2019年,感恩我们还活着

 新闻资讯     |      2019-12-14 15:00

从年前就有人不断地唱衰说:2019年,流年不利,当时还觉得不过是玩笑与迷信,毕竟2018年我们已经经历了不数次的失去,2019难道还会更惨吗?

韩国女明星崔雪莉自杀离世;一个月后,韩国女明星,雪莉的好姐妹具荷拉自杀离世;就在悲痛还没有被愈合的时候,今天,35岁的台湾男明星高以翔在节目上晕倒猝死,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永远的离开了。

有常识的人知道,心脏骤停的黄金时间是3分钟,15分钟的抢救就算恢复也可能意味着大脑缺氧,神经损害等后遗症,十分可怕。

根据网上曝出的高以翔的就医细节,送到医院的时候情况已经十分危险,瞳孔已经到放大的边缘,经过了2小时的抢救之后,仍然无力回天。

据悉,现场知情人透露,高以翔原本在跑步环节就曾经大喊“我不行了”,可现场人员都以为这是节目效果,没有反应过来,等发现不对后,才实施抢救。

其实,在《追我吧》在开拍前,就曾经被网友质疑游戏设置难度系数太大,无法保证嘉宾的安全,更何况由于节目录制时间太长,参加节目的艺人也是坚持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录制到了凌晨仍未停止。

这着实让人不禁思考节目组人员的专业性和节目本身的合理性,《追我吧》本身就是一档运动竞技秀对身体的负荷大,要求高,可他们虽然是艺人,却也是肉体凡胎的普通人。

原本高以翔也会像其他男明星一样,顺利结婚生子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只不过,现在随着他的离世,这一切也都宣布戛然而止,

事情发生之后,网友们对电视台和节目组的指责声越来越大,节目组超负荷安排本身就已经不正常,事后还强行搞了一波节目推广,高以翔晕倒之后他的名字在热搜的下面,《追我吧》这档节目居然“爆”了热搜首条,这种态度将网友的愤怒推倒了顶端。

一条35岁鲜活的生命啊,他低调,帅气,有实力,温柔,有演技,原本应该有更多的机会展现光芒,却戛然而止。

艺人确实是表面光鲜的职业,可他们背地里的辛苦与煎熬总是会被人忽略,甚至在高以翔去世之后,还有无良的键盘侠在评论里攻击他们“挣了多少钱,活够了”“他自己身体弱,关节目组什么事”这种丧尽天良的语句。

恶语伤人六月寒,居然事到如今还有人出口伤人,难道不知道语言的攻击有多恶劣,想想高以翔的家人将面临何等的痛?

“雪莉呀,我在日本没法过去,对不起!只能向你这样道别,真对不起!在那个地方做你想做的,过得开心吧!我会带着你那份努力活下去,会努力,各位我没事,我和雪莉是真的很亲的姐妹关系,想和雪莉道别所以开了直播,对不起!大家请不要担心,雪莉再见 。”

这些声讨的声音一下下戳在她的心上,她遭遇过男朋友的家暴,也被对方用私密视频威胁,好不容易将那人送进监狱,自己却仍然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我无力将一些事情都归结于「抑郁症」三个字,也不想再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这种问责的话语,抑郁症不过是一跟导火索,艺人职业的高危和没有合理的保护才是根本问题。

前几天的红毯上,艺人们在一片闪光灯下争奇斗艳,露出笑容的地下不知道还藏着多少阴暗潮湿的暴动,一触即发。

他们就好像《小丑》一样,眼泪混着化妆品流下来,一边鼓励自己:要好好活着,要快乐;一边却在内心深处盼望着解脱。

对于离去的人,我们只能感慨一句“一路走好”,又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我们还即将面临着失去,影视圈一片寒冬之外,音乐圈也好似受到了诅咒一般。

虽然很多90、00后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但在90年代,她曾因《蓝蓝的夜,蓝蓝的梦》《奉献》《燕归来》等歌红极一时,纵使近些年已经不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但也经常成为网友话题的焦点。

江建民在11月5日就已经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现在仍然住在ICU病房中,至今仍然没有脱离风险。

可能很多人对江建民这个名字不熟知,但是相比较他老婆胡杨林来说,江建民可是一位台湾殿堂级吉他大师。

《我真的受伤了》《笨小孩》《我可以抱你吗》等上千首脍炙人口的作品,都是出自这位大师之手。

曾被称为“亚洲第一吉他手”,他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吉他爱好者,每一位优秀音乐人都是乐坛宝贵的财富,每失去一位对我们而言都是遗憾。

不知道这俩年的音乐圈是不是受到了诅咒一般,我们送走了太多的音乐宝藏,着实让人觉得可惜。

王文清、黄建福、廖世铮、徐德昌、刘哲维、戎祥、刘天健……他们就如光芒万丈的「彩虹」一般,稍瞬即逝。

他是知名作曲人,为刘德华的《男人哭吧不是罪》、赵传的《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动力火车的《无情的情书》等传唱不息的经典作品作曲,演唱过他的作品的艺人还包括许茹芸、范晓萱、迪克牛仔、张信哲、周渝民等等。

然而就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台湾音乐人在2016年因心脏方面的疾病去世,当时正是江建民发文通知了各位亲朋好友。

如今江建民也病危,这仿佛一个魔咒笼罩在“虹”乐队上方,更像是音乐圈的诅咒一般,让我失去一位位耀眼的明星。

去年,“吉祥三宝”永失一宝,著名音乐人布仁巴雅尔去世;第一代摇滚音乐人藏天朔肝癌去世……

当然这还只是我们痛失的国内的杰出音乐人,对于喜欢欧美流行音乐的同学应该了解,这几年,欧美音乐圈每过一段时间就传来一位音乐老炮儿逝去的消息。

大卫·鲍伊、Prince、莱昂纳德·科恩……这些名字停在了时光之中,那些熟悉的声音关怀了全世界,现在也永远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人们常说音乐能够治愈心灵,然而讽刺的是,音乐人却是一份极易死亡的高危职业,他们以音乐为契,对我们来说的确是馈赠,但我们更不愿再看到鲜活的生命就此痛苦陨落。

高以翔被爆料出事之后,大家猜测最多的就是“过劳引起的急性心衰”,最终节目组也证实了高以翔的去世原因是心源性猝死。

试想一下,一场拍摄到凌晨的节目,气温寒冷,仍然要剧烈的运动,就连稍微年轻一些的范丞丞都无法承受,更何况这些极限运动的安全性很难保证,对嘉宾的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威胁,高以翔的身体应该也是撑到了极限才倒下。

再来说,高以翔身体状况一直不错,业余生活热爱打篮球、健身,那一身肌肉和好身材的比例就可见他平时的生活有多自律,他意外去世节目组着实难辞其咎。

《追我吧》运动项目中有顶部会晃动的梅花桩装置,多边形会滚动的滚筒,嘉宾还要徒手爬高楼,飞檐走壁,运动量极大,对嘉宾们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要求极高。

邹市明曾在海洋球中越挣扎越陷越深,现场工作人员根本没做表示,还是嘉宾们察觉到情况不对已经急到不行,宋祖儿陈伟霆一直要求工作人员去看一下,最后才有人将邹市明从海洋球中捞出,这时邹市明整个人的状态已经不行了,腿完全没了知觉。

Ella在另一档综艺中也在水池中遇险,差点溺水命悬一线,在泳池中坚持不住一直在喊“救我”,也没有工作人员立马上前施救,还是同样作为嘉宾的贾乃亮和孙杨听见求救声后,立马游向Ella身边。

在《王牌对王牌》中,张杰也因玩具有危险性的游戏缺氧晕倒,砸向身后的凳子,十几秒后才恢复意识。

根据2019年初国家癌症中心的数据,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分钟有7.5人被确诊为癌症。恶性肿瘤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9%的增幅。癌症高发化、年轻化的趋势,成为所有人的痛!

在病魔面前,我们终究都是弱者,幸好华少及时醒悟:没有了健康的身体,一切都是空谈。

因为你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一件稀疏平常的事,就会成为压倒你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