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历史与未来的时空隧道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7:49

契丹这个民族,曾在中国舞台上演绎200多年的灿烂历史,但最后神秘地消失了,很难让后人找到踪迹。就是这样一个民族,却创造了中国历史的辉煌,给全世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进入20世纪后,契丹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进入正轨,大体从三个方面展开:一是整理研究论著目录或索引;二是校勘、整理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包括辑补史料,出版资料汇编等;三是对以往的研究成果进行综述与评价。辽金史研究专家、赤峰学院教授孙国军说,百余年来契丹辽史的研究成果大量涌现,显现了新的研究特点,一方面,从传统的文献辑佚考据,到政治制度、人物事件,再到经济文化研究,已逐步形成一套完整的研究体系。另一方面,研究逐渐深入,学界围绕具体问题提出不同看法,学术争鸣对相关问题的深入研究起到了推动作用。

赤峰学院历史学教授任爱君主编了首部契丹学研究辑刊《契丹学研究》,目前已经出版了第一辑。应该说,这是一部研究辽契丹的窗口,是十分难得的了解辽文化最新研究进展的好途径。让历史告诉未来,让未来回眸历史,在历史和未来之间,开凿出一道时空隧道,沟通古人和来者,《契丹学研究》的出版,是世界契丹学研究的一件大事,它是契丹学研究的一个“里程碑”。

上海翻译公司

《契丹学研究》确定了契丹学研究的范围和方向,构建了契丹学学科体系的基本框架。一.以契丹客观历史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契丹历史学;二.以契丹历史文化遗产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契丹考古学;三.以契丹历史地理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契丹历史地理学;四.以契丹学资料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契丹史料文献学;五.以契丹学本身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契丹理论学;六.以契丹大、小字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契丹语言文字学;七.以契丹学研究成果转化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契丹应用学等。

契丹是中古时代生活于北方的古代少数民族,其发展过程中形成丰富多彩的契丹历史文化,留下了丰富的文献、文物、遗址,对中华民族文化有深远影响。

《契丹学研究》是旨在为契凯莱恩翻译丹学研究开辟学术交流渠道的学术辑刊。第一辑分为“历史与文化”“考古发现与研究”“文献资料研究”“语言文字”“学术动态”等栏目,收录的论文涵盖历史学、考古学、文献学、语言学、地理学等多学科领域。这些论文从多种专题或视角,运用丰富的史料,探讨契丹学领域中的多种问题,具有较强的前沿性,展示了契丹学不断向纵深拓展的学术前景。

任爱君在《契丹、沙子里、托克马克与怒江》一文里,对历史上的契丹及契丹人的历史作用和影响进行了探讨。他认为,契丹,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它是古代北方民族历史发展序列中一的重要一员,契丹人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刷新了古代北方民族历史发展的新篇章,也开启了中华历史文化汇蓄凝聚与融合再造的新阶段,是中华民族大一统发展历程的关键阶段。

在《契丹学研究》中,《契丹与高句丽关系考述》通过对契丹高句丽之间关系的研究,让读者对彼时东亚局势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了解。《辽代“道”制辨析》《辽代选官制度刍议》《辽朝官员谥号赠赐初探》等篇章,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辽朝的城“坊”与城市管理》《从契丹一元朝故地图画雕塑文物看元上都等地的黑人》《辽太祖“私城”龙化州城址位置基本确定》等篇章从考古发现与研究的角度,对辽契丹进行再认识。在文献资料研究和语言文字研究中,推出了《辽金女真的“家”与家庭形态》《辽代的语言状况》等精品力作。

有专家称,《契丹学研究》是目前首部以专门研究契丹辽文化及其资源转化为主的学术集刊,是辽史学界及辽代考古与契丹文字研究的一块亮丽园地,是推动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的发轫之作。《契丹学研究》秉承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原则,这在《科举与辽代社会评议》和《辽朝农业研究综述》《一个契丹化的辽代汉人家族——翟文化幢考释》等诸篇章里得到了体现。(犁夫)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上海翻译,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新闻热线:0471-6651113传真:0471-6635129广告合作热线:0471-6635225Email:northnews@126.com(欢迎投稿 适时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