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对生活的十个感悟

 新闻资讯     |      2020-01-08 20:47

孔子说:“品德不培养,学习不探求,知道道理不去实行,不好的地方不能改正,这是我所忧虑的。”《朱注》尹氏曰:德必修而后成,学必讲而后明,见善能徙,改过不吝,此四者日新之要也。朱注写得甚好,日新之谓盛德,亦此之谓。勤奋不息,孜孜不倦,这才是具体落实儒学的人生观。

孔子闲居时,舒坦而适意。真正有学问,并非整天“作古振今”,一副紧张面孔和“圣人气象”。这个实在令人望而生厌。真正的圣人都是乐天知命,俯仰不愧,所以申申夭夭这种状态,倒是值得肯定的生活境界。

孔子说:“我真是衰老了啊,很久没有梦见周公了。”有两解,一是志衰不梦,已知复兴东周、恢复旧礼不可能了,所以不梦。一是志在身衰,因年老心余力不足了,所以不梦!后说差胜,因“猛志固常在”,奈“时不利兮”何。孔子感叹不已,亦可伤也。活着便应该有梦,孔颖达说,“庄子意在无为,欲令静寂无事,不有思虑,故云圣人无梦。但圣人虽异人者神明,同人者五情。五情既同,焉得无梦”。这说得好,五情才是人的根本,做梦亦然。去情无梦,无理想,无追求,如死人然。人之为人,在生不在死,人既不能无生,又焉能无梦?

孔子说:“志向于道,根据于德,依靠于仁,娴熟地掌握技艺。”这大概是孔子教学总纲。“游”,朱熹注为“玩物适情之谓”,不够充分。而应是因熟练掌握礼、乐、射、御、书、数即六艺,有如鱼之在水,十分自由,即通过技艺之熟练掌握,获得自由,从而愉快也。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孔子对颜回说:“用,就干起来;不用便收藏起来,只有我和你能这样吧。”子路说:“你如果率领部队,又和谁在一起呢凯莱恩翻译?”孔子说:“凭双手打老虎,凭双脚过大河,死了也不后悔的,我决不和他在一起;一定要是面临任务谨慎恐惧,周密考虑而能干成事情的人,我才和他在一起。”子路嫉妒孔子盛赞颜回,从而夸耀自己的勇敢,跃然纸上。而孔子又一次挫折他,还是老话:光凭勇敢不行。

孔子所慎重对待的:祭祀,战争,疾病。《朱注》:齐……诚之至与不至,神之飨,皆决于此。战,则众之死生、国之存亡系焉。疾,又吾身之所以死生存亡者,皆不可以不谨也。

孔子说:“吃粗粮,喝生水,弯着胳膊作枕头,快乐就在其中了。不正当的财富和官位,对我,就像浮游在天上的云彩一般。”古之得者,穷亦乐,达亦乐。所乐非穷、达也,道得于此,则穷、达一也。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叶公问子路:孔子是什么样的人?子路没回答。孔子说:“你为什么不说,他这个人,用起功来便忘记吃饭,经常快乐而忘记忧愁,不知道自己快老了,如此等等。”子路没回答,很难回答,很难概括描述孔子;孔子自己的回答,则生动平易,短短几句话,点出一个超脱世俗的人。这人已解决“畏”的问题,忘却“老之将至”,死之快来。孔子多次讲到“乐”,称赞颜回“不改其乐”。后世阳明学派也说“学是学此乐”,此“乐”即“仁”,乃人生境界,亦人格精神。

孔子说:“我不是生出来就有知识,而是爱好古代,努力探求得来的。”孔子再一次声明自己是后天努力学习的结果,从不炫耀自己的聪明才智,更不宣讲奇迹神启,总是强调孜孜不倦地学习,这正是孔子和孔学要点之一,亦为中国人谦逊美德之所本。

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

孔子说:“有那种无知而凭空造作的人,我没有这个。多听选择其中好的而遵行;多看而记住,这就是知的次序、过程。”这句话表达孔子重往昔经验,反凭空造上海翻译公司作;重学习实践,反空谈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