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幕开启!引爆中国下一个经济增长的极点,来

 新闻资讯     |      2020-03-22 17:05

央视“不厌其烦”地报道很多地方的签约、开工新闻,内容千篇一律,但就是一个接着一个。放在往常,这些项目按照级别是绝对上不了这样重要的“舞台”的。

因为此时此刻,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啊!每个经济单位在决定是否复工,是否扩资建厂、更新设备,增加员工等等,归根结底还是靠信心。

2月2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 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截至1月31日,中国共有799位十亿美元富豪,比排名第二的美国和第三的印度加起来还多。

以上数据乍看起来并不稀奇,但背后其实隐藏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细节: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一次中国新增了182位新面孔,是美国新增人数的3倍,中国再次拉大了与美国的差距。

中国是一个出口导向型的世界工厂,出口这架马车的意义不言而喻,跟世界老大在关税方面掐架了一年多,顶级富豪群体还是稳步扩大规模。这个信号足以说明,中国经济的韧性之大。中国经济仍处于一个上升的阶段,整体的实力还在不断增强。

只不过是说,疫情结束后,中国会进入一个新的周期:挑战更多,步伐更稳,质量也更优,从追求发展速度改为追求发展质量。

92年邓公南巡后,中国结束了左右之争,又恢复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正确道路。全国加速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一片欣欣向荣。两年后,作为改革先锋的深圳就在深南路上动工了“地王大厦”。这座当时中国第一高、383米的大厦,向世人展示了中国民营经济的繁荣发展。

之后,中国加入WTO,用了数年过渡时间改革了很多不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外贸体系,全方位融入世界经济。如果说深圳是之前中国对外开放“制造业”的代表,上海浦东新区则是如今对外开放“服务业”的代表。中国的焦点转移到了万里长江的出海口。

2008年11月,在中国刚刚迎来奥运会的高光时刻没多久,位于陆家嘴的上海中心大厦就进行了主楼桩基开工。

这一次,代表中国经济的地标图腾,从深圳的手上交棒给了上海。119层上海中心大厦的开工,向世界宣告了中国时代的到来:面对随之而来的美国次贷危机冲击,中国将成为全球经济引擎和发动机。

每次当人们抬头看到这些地标时,就会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对中国经济充满了遐想,激励着无数人去创业创造,去获得财富。

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深圳地王大厦和上海中心大厦绝不是简单的地标建筑,而是预示着未来中国下一次起飞的图腾。

有数据显示,2018年,北方地区经济总量占全国的比重为38.5%,比2012年下降4.3个百分点。北方省份增长放缓,全国经济重心进一步南移。

前不久,31个省市区陆续公布了2018年GDP的修订数据,14个下调的省市区当中北方占了12个,17个上调的省市区当中南方占了14个,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在南强北弱的趋势下,大湾区无疑是中国参与世界城市群激烈竞争的前沿阵地,也是决定未来经济走向的关键。

第一,这里聚集了全中国最庞大的富豪群体。根据《2020 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胡润全球富豪榜》,大湾区有三个城市的十亿美元富豪数量进入了全球前十,分别是香港76人,深圳75人,广州45人。加上佛山的19人,大湾区共有215个十亿美元富豪,傲视全球。这些人掌控的商业帝国,深刻塑造着今天中国人的生活起居和思考方式。

第二,这里的经济最为发达。广东是有史以来第一个GDP突破10万亿的省份,经济总量甚至超过了澳大利亚和西班牙等,全球排名第12,省内超过万亿的城市有3个,分别是广州、深圳和佛山。

第三,这里的规格相当之高,被顶层设计定为“千年大计”。在中央的掌舵、资源的倾斜、政策的特惠下,未来大湾区势必要成为全球最顶级的城市群,媲美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

第一,诞生在最恰当的时间节点;第二,接待过最有影响力的人群;第三,扎堆着最有实力的经济人;第四,拥有最先进的产品综合力。

只有凑齐这四个元素,才能成为时代的代言人。之前象征中国启动新一轮腾飞的几个图腾,地王大厦,上海中心都是这样。

在节点上。大湾区不缺少高耸入云的建筑综合体,一个个看起来都气势磅礴,但大多数都已经完建,而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诞生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的元年,是顶层设计出炉后,第一个获批的、根据最新标准开发的在建摩天大楼综合体,为大湾区晋升为“宇宙中心”拉开了第一章序幕。

在影响力上。它吸引了最顶层人群的眼光,董建华、林郑月娥等知名人物多次到访就是最好的力证。

这个图腾正式亮相的时候被批复为“深港国际中心”,寓意不言而喻,代表着香港经济上向大湾区靠拢的机遇,是整个大湾区加速一体化、成为中国经济引擎的催化剂。

在聚集度上。世茂深港国际中心位于龙岗大运,这是深圳作为中国版硅谷的一个风水宝地。

本身龙岗就是中国IC产业的最高领地,高科技企业、独角兽层出不穷,使得龙岗的GDP高居全国第一区(不含直辖市);同时,大运又聚集了大湾区最聪明的大脑,有深圳密度最高的院士学士,有深圳最高端的大学资源: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北理莫斯科大学、吉大昆士兰大学。

所以,也难怪当初这块标记为G01046-0095号的巨无霸土地,会拍出了240亿天价,轰动全国。因为这里是深圳对接全世界的前沿阵地,有着许许多多隐形的实力人物在这里。

在产品力上。该综合体项目开发约500亿,集合了深港国际会议展览中心、深港青年合作创业中心、深港国际演艺中心、国际化学校、超五星级酒店、智能办公、大型商业、公寓等于一体。

其项目体量,大概约等于3个东京六本木新城,3个纽约曼哈顿广场。想一下这里办公的企业规模,以及30万方城市潮玩的交易金额,保守估计每年的营业额接近10个亿,它不止是一个地标,更是一台站立的“印钞机”啊!

上世纪80年代,深圳经济特别行政区成立,全国人民都对深圳充满期待,“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掀起财富创造的大浪潮。

40年前,深圳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产业配套,没有资金实力,有的只是包容开放的氛围,对接超级联系人香港的区域优势。最后,它东西结合,博采众长,靠着外地移民对于创业创新的渴求、热情,靠企业家和地方政府的不断试错探索,深圳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自去年千年大计的大湾区战略横空出世后,深港更是卷起袖子来,拆除那些阻碍了信息、资本、人口流动的无形的体制墙。

全球排名第三的金融城,正与全球生产链条最完备的科创城加速一体化。而深港国际中心身上所汇聚的香港元素,注定它将成为促进深港交流的发展平台。两座超级城市就这样史无前例的交融在一起,集合在一个超级综合体身上。

未来,它将是顶尖生产要素的交换枢纽,是金融与科创互相碰撞的平台,是引领经济增长的大湾区极点。这不由得让人对其重塑大湾区格局的作用充满了想象。

当别的地方选择最稳妥的“保守”方法,严防死守,谢绝外地人入城的时候,大湾区这边的好些城市却敢于冒险复工抢人,率先重塑城市信心。

东莞、深圳、佛山等用工大市,政府自己出钱出资,包专列、专车、报销路费、发放就业补贴等等,把外地人直接从家门口接到企业。

根据百度迁徙地图,从2月中旬开始,广东人口回流一直排名第一,高达18.35%。按城市来看,人口流入前三位东莞、深圳和广州,全是大湾区的。

等肺炎疫情结束后,对所在城市失去信心的流动人口,会用脚重新投票,前往治理优秀、政府执行力更强,信息更透明的地区。

届时大湾区绝对会是虹吸全国资源的巨大容器,一步步的登顶“宇宙中心”。而作为超级湾区的超级综合体,世茂深港国际中心也将在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成为中国经济重新起飞的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