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时尚潮事在历史上引发了大革命,但她的风

 新闻资讯     |      2020-03-22 17:05

法国凡尔赛不仅是法国政治权力的中心,也是法国时尚的中心。从路易十四时期,法国贵族们就仰赖皇室成员的着装,了解不该穿什么。当时的法国主要以巴洛克风格的艺术、音乐、建筑、高级时装为重要特色。在路易十四国王的统治下,宫廷时装要求华丽、丰富、复杂且沉重的设计与装饰。而且宫廷的穿着被严格的规范制约,规定每位穿者必须按季节、当天的早中晚、场合来选择适宜的服装与配件。因此每一位贵族女士都产生了共同的夙愿,希望自己的着装在宫廷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滋生出的炫耀性消费压力,与凡尔赛宫廷复杂的时尚礼仪规范,控制了女性不应该多次穿一样的服装。

随着路易十四的去世,法式服装的时尚风格开始演变,从沉重繁琐的巴洛克风转向了更轻、更轻浮的洛可可风。这种洛可可风的主要特点是颜色柔和粉嫩、袒胸露肩、饰以多种的褶边、褶裥花边、蝴蝶结与蕾丝。此时引领这股潮流历史人物代表之一--玛丽,很少有人像她那样在西方时尚史上令人回味。

玛丽全名为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18世纪最突出的法国历史文化人物之一,是法国路易十六的王后,来自奥地利的一位女大公。她1755年出生后不久,即在1756年至1763年之间,欧洲史上最广领域的哈布斯堡王朝(曾统治罗马、西班牙、奥地利、奥匈帝国),又称为奥地利家族,被卷入七年的战争,这场战争将欧洲四分五裂。战争结束后,为了与法国政治结盟,玛丽14岁便被她的母亲作为奥地利与法国政治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她的母亲是当时闻名的女政治家奥地利女王玛丽亚·特利莎,父亲是罗马帝国的皇帝弗朗茨一世。她16岁嫁给了当时法国王朝的王储,19岁成为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王后。

据说,她与路易十六的婚礼庆典在凡尔赛持续了两个多星期。在庆典高潮中举办一场盛大及危险的烟花奢靡表演。烟花在喷放中遭遇了强风,造成附近约132人的死亡。这场婚礼为接下来奢侈无度的生活奠定了基调,似乎也拉起了民间反王室的怨气前奏曲。

在古代,服装一直是国籍有力的信号象征。当玛丽从奥地利移到法国后,为了表明对新国家的忠诚,不仅更改了自己原来的名字-玛丽亚·安东尼亚·约瑟法·约翰娜(Maria-Antonia-Josepha-Johanna),还卸下她所有奥地利的服装,换上法国制造的衣服。之后成为法国王后的她,虽不愿接受法国皇室所扮演的正式公众人物角色,但她很快爱上了这新国家的时尚,将她对法式华美服装的热情纳入凡尔赛盛行广泛的文化里。她用时尚的方式把自己提升到在贵族中无法与之竞争的特权水平。她花了许多精力与昂贵的费用来打造她的穿着与发型,每年的定制服几乎多达300件,传闻说她从没穿过一样的衣服。

这时期女装仍是由框架支撑极宽带有富丽壮观的裙子,被称为“guardainfante”裙撑。与上世纪(17世纪)不同的是,他们把裙子的量移到了臀部,突显前紧身胸衣的特色-提升胸线、收紧腰围。

玛丽在公众场合一直特别注重自己着装方式,用时尚的外观发起轻浮的生活方式。其中在休闲时间,她为了脱离奢侈,迎合平民的乡村情调,她脱下带箍的裙子。在服装师的精心打造下,开始穿上一种宽松且简单的白色薄纱或棉质的连衣裙,将它称为“女王的衬衣(法语“chemise à la reine ”)。这清新自然的简装打扮呼吁简约质朴的平民生活美感。1783年法国女画家伊丽莎白·维杰·勒布伦(Louise lisabeth Vigée Le Brun)为玛丽这款简单白色的长袍裙画了幅肖像名作。画上的她穿着一款轻盈宽松的白色薄衬裙,腰部用纯金腰带围系着。柔和的褶皱领与膨胀的袖子为扁平的整体造型增加了立体感。除了配戴一顶羽毛缎带饰的草帽外,没有任何珠宝或手饰。起初她的这种新风格受到了许多人的批判,讽刺的是它最终被法国大革命的妇女接受。这款看似简洁的服装不仅之后引发一种新的着装潮流,还颠覆了西方的纺织业,点燃了瞬息万变的世界探索、启蒙运动(文艺复兴后反封建、反教会的思想文化运动)。

另外,玛丽为了维系与国王的密切关系,借国王打猎的爱好,促使她对骑马产生了兴趣。 因太过拘谨的衣服不适于马术的灵活运动,她便大胆地在衬裙里穿上马裤,成为第一波穿裤子的女性。女性的骑马娱乐也衍生出一种英式骑装长外衣(当时英文术语Redingote,后来常用“frock coat表示),这种裙汲取了男性的时尚元素(如短夹、宽翻领与长袖),介于披肩与下身大裙拼合衍生出的服装。

18世纪60年代还引入了一系列有点不正式的连衣裙,其中一种是受波兰服饰风格的启发产生的波兰连衫裙(英文术语“Polonaise),它是在后面用一根细绳收紧身体的紧身衣,短于法式的服装,可以看到人体的下半身与脚踝。

配饰与服装一样,影响着一个女人重要的外观。在任何正式的场合上,如果衣服是无袖的,女士们必须戴长手套来盖住她们的手与胳膊。在夏天,手套可以露出半长的手指。还有最重要的是扇子,凡尔赛宫廷文化中,它是把调情与掩饰混为一谈,作为一种复杂的手势诱惑语--传递调情的信号。

玛丽还喜欢各种新发式,还给奇特的发式起相对应怪诞的名称,比如说刺猬式、“半刺猬式”、“疯狗式”、及“懦夫式”等,这也是洛可可风的巅峰表现。

玛丽轻浮时尚的背后隐藏着有力的经济学。因为她光彩夺目、大胆的时尚,使得宫廷外的贵妇们争相效尤,激起上流社会对时装的欲望,以至催生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纺织业,由号称皇室工厂帮助培育了繁荣的丝绸工业。玛丽时尚背后的操作者是18世纪著名的法国时装设计师Marie-Jeanne Bertin,以Rose(玫瑰)”闻名,她为女王创造了许多奢华的时装,成为18世纪末的法国高级时装开创先锋者之一。

辉煌时是女神,落迫后便当是矛头。玛丽亚奢华的时尚装扮显示出她挥霍无度的形象,也是被鄙视的原因之一,最终过度行为让她成为法国大革命最明显的靶子,走向断头台。

这部影片更像是部玛丽的感情史,偏离历史事实的传记片。片中的戏服美感的视觉效果让戏服设计师米兰拉·坎农诺(Milena Canonero)荣获第79届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她通过玫瑰色的“镜面”,呈现出玛丽在垮台前享受着甜美的奢侈风;崇拜玛丽时尚的风格,而不专注于历史上对她臭名的描绘。戏服设计师米兰拉从玛丽豪华的王者风范礼服中汲取了特别的粉色、繁花似锦的修饰与蕾丝、泡泡式褶皱、露骨的欧根纱、还有极为夸张的裙撑轮廓,将其打造出俏丽动人的“糖果粉”美感。

虽然在政治历史上,她放任不羁、生活挥霍无度成为法国史上的丑闻人物。但她在任何场合风光的穿衣打扮,牵引着许多人眼球,成为西方时尚史上的一份遗产。这份遗产风格不断被时尚界重现并享用。自打玛丽的潮流涌起,西方许多著名的设计师一直在模仿、重新诠释并革新玛丽的时尚风格。下面就列举汲取以她的风格为灵感的最佳时装表演秀。

巴黎世家2006年春夏时装秀,其中汲取了玛丽时尚中荷叶褶,将过去与现在的矛盾想法融合成一种新的合成品,一种“修饰与建筑、柔和与硬挺”的混合。

香奈儿2013年巡游度假系列秀,选在玛丽的凡尔赛故居里举办。用柔和的粉色、洛可可华美的轮廓与现代材质、款式高低混合演绎一场精美奢侈的复古朋克风,宣言轻浮是一种健康的时尚态度。

美国十大设计师之一的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在2013年春夏秀展示了玛丽时代充满活力的粉色以及洛可可风中的蝴蝶结、高耸的发型等。

新锐设计师组合品牌Ruffian2013年春夏秀,借用玛丽时尚中的柔软蓬蓬感为上身,下身裙撑改成裤子。

迪奥2014年秋冬高级定制秀,取玛丽时代的裙撑廓形,用淡雅的田园风刺绣追忆法国的美好时代。

成功的年轻设计师西蒙娜·罗莎(Simone Rocha)以古典主义的设计出类拔萃,2014年秋冬系列,虽说主要是英国亨利八世第二任王后安妮·博林为题,但有的裙子廓形仍带点玛丽时代裙撑的影子。

特别2017年春夏秀,到处可以见到玛丽的洛可可风的靓影。许多设计师们从玛丽传记《绝代艳后》的影片调色板中“偷取”了柔和的粉色系,如Gucci(古驰)、Valentino(华伦天奴)、Marc Jacobs(马克·雅可布)、Fendi、Marques’Almeida等奢侈品牌。玛丽超大廓形隐有力量的内涵,许多2017年春夏系列中也有引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