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伟的心头肉,三大高管大撤退,三聚环保百

 新闻资讯     |      2020-04-06 10:54

富凯摘要: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林科、副总经理任相坤、副总经理付兴国同时离职,王亚伟押注六年的三聚环保,会让他改变主意吗?

近期,三聚环保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以及两位副总经理纷纷提交离职报告,市场哗然!

近日,三聚环保董事会收到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林科先生、副总经理任相坤先生、副总经理付兴国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林科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林科先生辞去总经理职务后,将继续担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和薪酬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

公告显示,董事会已按照程序召开董事会聘任新的总经理,目前由董事长刘雷先生代行总经理一职。

值得注意的是,辞去总经理一职的林科,其配偶张雪凌亦是三聚环保股东,所持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资料显示,离职的付兴国和任相坤均属于“技术派”,前者是理学博士,曾在炼油化工机构做研发,2015年5月起任公司副总经理,2017年9月起任公司董事;后者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任神华煤制油研究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神华煤制油化工研究院副院长,2011年12月起担任三聚环保副总经理。

高管层“异动”出现后,联合信用评级反应迅速,出具了存续期内债券的信用评级情况。然而,联合信用并未公布最新的评级情况,依然是2019年6月的债项评级,但评级结果却不相同,一个是AA+,另一个是AAA。此外,主体评级为AA+。

联合信用评级还称,已与三聚环保取得联系,将全面分析并及时解释对公司主题和债券信用水平的影响。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三聚环保应收账款规模达105.95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去年末货币资金40.13亿元,但最新减少至24.5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三聚环保的控股股东发生调整。控股股东海淀国投的实控人变为海淀国投。因此海淀国投成为三聚环保间接控股股东,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实际上,三聚环保的业绩在2018年出现“大洗澡”:全年营业收入154亿元,同比下降31.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6亿元,同比下降80.09%。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末,三聚环保的应收账款高达117.68亿元!

今年3月份,三聚环保与海淀国投签署协议,确定接受其提供的财务资助资金人民币4亿元,期限为两年,无抵押或担保,年利率为5.225%。

一个月后,公司再次接受海淀国投不超过人民币15亿元的财务资助,可循环使用,期限为两年,可提前归还,无抵押或担保,年利率为5.225%。

此外,子公司三聚绿能还申请了亚洲开发银行3亿元综合授信委贷,期限不超过4年,用于支持三聚绿能在内蒙古自治区、辽宁省、河南省开展的秸秆生物质综合利用项目建设。

今年8月,三聚环保提出设立鹤壁三聚生物能源公司,目的为加快公司绿色发展战略的实施,实现公司绿色能源产业的专业化发展,推进先进生物燃料工业化项目的实施,逐步打造绿色能源完整产业链。

实际上,今年5月份,三聚环保与海淀国投签署意向协议,公司拟将全资子公司北京三聚绿源有限公司的30%股权作价转让给海淀国投。

2013年一季度起,王亚伟的私募千合资本的“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坚持持有三聚环保。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1.7%的总流通股本,较上一季度减持12.70%。

王亚伟“奔私”后,极度低调,能够买入前十大股东的重仓股非常稀少。但三聚环保一直是能够在公开信息中,捕捉到的王亚伟概念股。

以2013年4月1日-2019年9月30日,三聚环保股价涨幅仅有54%,今年前三个季度,这只跌幅更逼近40%。如此重仓的“价值投资”对于这位昔日投资明星,恐怕难以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