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行业复苏最快?房地产业“回血”最快

 新闻资讯     |      2020-04-23 11:29

2020年初,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疫情让经济活动遭遇“冰封”,经济增长被按下“暂停”。

疫情之下,到底哪些行业受损最严重,哪些企业率先复工复产?百万量级企业样本、7.84亿条交易记录、14.53万亿交易记录总额……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推出报告,大数据揭秘,经济复苏进程答案初显。

什么是中小微企业?2019 年营业收入在5000万以下;什么是微型企业?2019 年营业收入在100万以下。在我国,中小微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 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

有哪些数据和指标?以营业额为核心指标,包含百万量级企业样本(其中97.2%为中小微企业)、7.84亿条交易记录、14.53万亿元交易记录总额。

数据来自哪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产业金融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智慧金融研究中心、北京道口金科科技有限公司联合课题组。利用税务、发票、支付、工商等多个数据源整理的企业经营类数据,构建全国、各行业、各地区及不同规模企业的“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

今年前3个月,新冠疫情经历了暴发期、发酵期、冷静期,在此期间,作为企业中数量占比“挑大梁”的中小微企业,对疫情“威力”的感受不可谓不深。

一季度,中小微企业经济恢复指数(即当月营业收入与上年同期的比值)走出了“V字”行情:

1月,受疫情防控和春节假期双重影响,全国中小微企业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同比下滑四成;

2月,持续的疫情防控需要,中小微企业复工难、复产慢,营业收入在此情形下被进一步“压缩”,同比下滑三分之二;

3月,随着国内疫情得到缓解,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有序推进,营业收入呈现“跳跃式”增长,环比实现翻番,涨幅约143%;在此期间,经济恢复指数也爬升至41.1%,环比增长约8个百分点。

2019年春节在2月,2020年春节在1月,为了让数据更可比,以春节为时间轴重整数据,可以消除这一影响。

从营业收入绝对值来看,节后中小微企业营业收入的“打折力度”明显高于节前,且在节后第7周(3月16日~3月23日)达到最大。这一期间,企业营收仅恢复到了上年同期的27%,经济活动恢复比例(即春节后单周营业额与春节前 4 周平均周营业额的比例)也同比大降77.5个百分点至39.4%。

而在节前,中小微企业营业收入降幅最大的一周出现在节前第三周(2020年1月6日~2020年1月10日),但该周营业收入也还达到了上年同期的七成。

分行业来看,疫情之下,教育业是遭受冲击最大的行业。2月,教育业经济活动恢复水平仅为去年同期的10.2%,即同比损失近九成营收。

与之相对的是,疫情对金融业的影响在2月相比之下并不显著,其经济恢复指数为49.6%,营收同比“压缩”幅度最小。

时间进入3月后,大部分行业进入恢复期。房地产业在此期间表现最为亮眼,经济活动恢复水平达到59.4%,环比大涨30.7个百分点;而教育行业复苏最为缓慢,仅为11.8%,环比微涨1.5个百分点。

虽然整体来看,大部分行业在3月进入到“回血复苏”阶段,但疫情的影响在个别行业仍“余波未绝”。在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采矿业等行业中,3月中小微企业经济恢复指数仍在进一步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业虽然在2月应对疫情冲击时显得更为“稳定”,但在3月表现乏力。其3月的经济恢复指数还不及2月,仅为44.8%,环比下降4.8个百分点。

从31个省/市/自治区来看,要说谁受疫情冲击最大,毫无意外,湖北首当其冲,该省2月份的企业经营活动仅为上年同期的4.9%。

与之相对的是,当月辽宁在疫情冲击下经济“打折”力度最小。但即便如此,中小微企业营业收入也同比“腰斩”。

及至3月,疫情冲击降低,各地加快经济复苏。在这期间,新疆和四川领跑,前者的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由2月的不足20%飙升至3月的65%以上,后者则由2月的不足40%“反弹”至3月的60%。此外,甘肃和内蒙古经济恢复指数也一举增至50%以上。

而湖北作为此次疫情的“震中”地区,虽然3月18.9%的经济恢复指数仍是各地中最低的,但环比来看,已较2月上升14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与行业影响类似的是,疫情的影响也在个别地区出现了“时滞”,这体现在辽宁、广东、福建、湖南、北京和西藏等地。3月,这6地的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较2月不升反降,最大降幅约17个百分点。

统计显示,制造业、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是企业经营类数据中分布占比最高的五个行业。

从这五个行业的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情况来看,北京、上海、广东三地中,广东“恢复能力”最强,其五大行业的恢复指数均高于上海和北京。

而从三地五大行业来看,房地产业恢复程度最高,其次为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最低的为制造业,制造业最高恢复指数为34.3%,尚不及房地产业的最低恢复指数43.1%。

从数据来看,疫情之下,体量更小的微型企业抵抗冲击的“韧性”更足,冲击后的恢复“弹性”也更强。

1月,在疫情初期,微型企业经营活动损失不足一成,但小型企业则大降近四成;疫情冲击最猛的2月,小型和微型企业经济恢复指数都出现了环比腰斩的情况;3月进入恢复期,微型企业恢复指数环比上行19个百分点,小型企业仅上行约8个百分点。

分地区看,微型企业的恢复能力也明显强于小型企业。31个省/市/自治区中,微型企业经济恢复指数均高于中型企业。新疆、内蒙古、四川均在小型企业、微型企业经济恢复指数的前五名中。

分行业看,微型企业抵抗疫情冲击的“韧性”也很明显。除了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余下的18个行业的微型企业经济恢复指数均高于小型企业。

值得注意的,在经济恢复力度上,更有个别行业中的微型企业“超水平”发挥,以房地产业和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这两个行业最为显著,其3月微型企业经济恢复水平分别为160.1%和 157.8%,已经远超上年同期水平。

而教育行业依然是在艰难恢复的行业,无论是小型企业还是微型企业,恢复指数均未超过20%。此外,住宿和餐饮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相比之下也还暂未从疫情中缓过神来,经济恢复指数均不及31%。

百万量级企业样本、7.84亿条交易记录、14.53万亿交易记录总额……这份刻画中小微企在疫情中的复苏脚印的大样本研究报告,如何成形、完善并发布的?上亿的数据如何进行处理和检验?每经记者(以下简称“NBD”)对话课题组,听他们讲讲报告背后的故事。

课题组:我们这个课题,是从2月底开始的,当时做这个课题,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2月份,那时候全国疫情的防控还十分严格,我们发现很多地方的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经营情况还比较严峻。因此就想研究中小微企业受疫情影响的真实情况。而当时能接触到的主要就是调查问卷的数据或者通过其他另类数据平台预测复工率,但我们发现复工率数据还不足以全面反映真实的疫情影响情况,因为企业运营受到员工返岗、上下游供应链等限制,存在复工不复产现象,所以就想做这么一个研究。

其次,各界都已经看到了中小微企业遇到的困难,中央各部委和各地政府都出台了很多的企业扶持政策。我们做这个研究也是为了提供最新的中小微企业的经营状况,以供相关部门进行参考,以便更加有针对性地为中小微企业提供一些扶持。

最后,我们这个团队有这类研究的数据资源。这个数据提供方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孵化出的一家企业金融科技企业——道口金科,数据通过道口金科星河企业大数据平台(xinghe.daokoujinke.com)进行系统性分析,我们之前已经合作过多次,样本数据对全国的中小微企业具有较高的覆盖度和代表性。所以我们来做这个研究具有一定的数据优势。

据悉,道口金科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孵化的金融科技平台,专注于企业大数据集聚,并依靠强大的大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算法,实现从企业经营信用状况到产业链图谱刻画的深度挖掘。

课题组:其实从报告开始到写完大概花了一个月时间。但为什么我们到现在才来公布呢?这里有这么一个情况。

我们刚开始进行研究的时候,发现这个报告指数相对而言比我们预期的更低一点,比如说我们2月份恢复指数33%,3月份的恢复指数才40%,这个和我们看到的复工率有所差异。我们为了检验这个结果是不是真的有效,进行了反复的检验,这个过程中又花了大概一个月时间。整体加起来就两个月时间。

课题组:首先,我们这个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反映的是企业的经营活动收入相对于去年同期的一些变化。举个例子,有些企业人员到岗,企业开始营业了,但是这个时候没有订单,这种企业是反映在复工率里面的,但是企业的真实情况却是复工但未复产,这种情况就不会反映在中小微企业的恢复指数中。我们这个指数和复工率不太一样,反映的是真实发生的企业经营和交易活动。

其次,在之前研究中,中小微企业经营类数据比较难获取,而在疫情下,经营数据获取难度更大。已有的一些复工复产指数更多地关注规模以上企业,而我们这篇报告主要关注中小微企业的经济恢复状况,这和目前看到的大部分复工复产率的目标主体不太一样。

课题组:数据结果和之前媒体公布的复工情况有偏差,所以我们需要检查以确保数据是无误的。

首先是检验有效性。从我们样本来看,它的地区分布、行业分布和全国上亿家中小微企业(个体户)的分布基本上非常相似,在横向的样本分布比较来看基本一致;

另外,这个数据也可以支撑我们做一些历史回溯性研究,比如说利用2019年对比2018年的同比数据。从横向比较、纵向比较,看我们和宏观数据的相关性是不是一致,也从这个角度进行有效性验证。

此外,我们也会进行一些访谈确认,包括一些专家的或者协会的访谈确认,然后确保这个数据不会有大的偏差。

需要强调,数据反映的是经营数据,它体现的是一种真实的经营活动,它可能和表面上的复工不一样。企业如果复工但没有复产没有订单,也贡献了复工率,但因为真实的经营活动并未发生,就不会反映在我们的指数中。毕竟对于企业而言,只有真正的订单来源和交易,才能够维持运转。

NBD:统计分析中的营业金额虽然是基于百万级数量,具有大体量、高频率、实时性以及覆盖面广等特征,但应该也不是全口径的统计数据,那最终得出的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对于总体判断的准确性如何保证?

课题组:因为全国有接近上亿的企业,我们用到了它的基础数据(包括工商、税务发票、支付等数据),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去提取需要的统计数据,如果用全样本,那这个量会非常非常大。同理,行业也是,我们用到国标的这个19个大行业,如果细分到二级、三级、四级行业,就会更大。

这就意味着,需要在处理上十亿级的数据和最后要生成的报告所耗费的时间(或者说是处理效率)之间,要找到一个平衡。同时呢,也要确保这个数据的样本选择的正确性。

我们已经在整个全国这个数据的基础之上划了这么一大块,大概是在几百万的这个体量从我们的论证来看,这几百万的体量也能够比较好地反映每个地区每个行业的数据。所以,从样本选择来看,我们用的数据应该基本上是非常有代表性的,能够代表全国的中小企业的大样本集,已经超出了很多基于问卷调查或者实地走访的数据集。

NBD:我们了解到,这百万量级数据是经过脱敏处理的,不少人也关心这是怎样的一个脱敏过程,可以展开介绍一下吗?

课题组:所谓脱敏,是说我们不会涉及具体某一家企业的详细的数据,而是通过统计整个数据来做的。简单来说,我们不会去知道具体哪一家企业的实际情况,但我们可以把所有的这些企业进行统计,围绕这个企业进行大数据分析。最后是通过统计,通过星河大数据平台导出来,包括这个不同时间段、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以及不同规模等统计维度的数据,以此作为模型分析的数据支撑。

课题组:我们刚才也提到了务必要求数据处理的效率和准确性。在保证效率和准确性的基础上,我们通过百万级的样本数据,从上亿的目标数据集中生成这个结果,所呈现的最后恢复情况其实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很具有现实意义的参考价值,也对政府制定政策参考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NBD:对于多数人来说,我们是通过对周围环境的“触觉”来感知经济恢复得如何,请问在逐渐深入课题的过程中,对于当前疫情对经济运行的影响,是否有一些不一样的感受?

课题组:北京虽然不是疫情中心,但是因为人员流动大,疫情防控一直非常严格。疫情防控成果显著,然而经济成本较大。从我们研究的对比来看,北京的道口中小微企业恢复指数在港澳台之外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名稍微靠后,这两个月都是33%左右,大部分企业处于复工未复产状态。

从我们切身体会来看,疫情对餐饮服务业、娱乐业这些行业的影响比较深刻,目前我们出门的话,大量的餐饮企业尚未开门,也可以看到,类似于电影等服务行业都没有开门,这从我们生活中可能体验到,这侧面验证了数据。

NBD:目前疫情还在持续,人们对未来形势发展仍感到不确定。在逐步深入分析过程中,课题组认为目前中小微企业复工形势如何?预计未来趋势怎样?

课题组:从我们的研究来看,中小微企业的复工形势虽然整体而言仍处于一个恢复程度相对比较低的状态,但是一个好的现象在于,恢复水平在持续上升,疫情的影响在慢慢减弱。

举个例子,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发现,2月份全国中小微经济恢复指数为33%, 但是到了3月份恢复指数到了41%。从环比来看,3月份的全国中小微企业营业收入额比2月份增长了141%,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增长。

现在各地复产正在推进,尤其是我们看到各地政府推出各种企业扶持政策,中小微企业在之后的发展形势应该会继续有所改观。但值得关注的是,因为短期内境外的疫情控制,还难以预测疫情的走势,对于那些出口依赖型企业,可能仍然受到境外疫情的影响。

NBD:外向型经济确实受到境外疫情的影响,那在这次的数据分析过程中,是不是有对应的体现?在数据上能否体现出一些特征?

课题组:我们在研究中发现,出口依赖型企业在疫情中受到的影响有一个变化趋势。在2月初,是国内疫情导致它没有复工复产,然后订单积压,但是之后因为境外疫情开始蔓延,境外订单取消或者没有新订单,致使订单下滑,结果导致即便复工也出现复工未复产的现象。

但眼下因为境外疫情严峻,疫情结束时间难以预测,我们预计,外向型企业在境外疫情得到控制前会继续面临困难。

在具体的数据分析中,我们接下来准备从两个维度展开:一是对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的地区进行专门研究;另外一个是对出口外向型细分行业进行专门的分析,这个也会在接下来的报告中有所体现。

课题组:这个问题需要分两个角度来看,中小微企业的订单它主要是面向国内需求端还是国外需求端。

如果它是出口依赖型中小微企业,这严格取决于国外疫情的变化以及经济恢复状况。对于国内,也要从两个角度来看,供给和需求角度,目前的需求,从消费端来看疫情影响在逐渐减弱,各地的防控也在逐渐降低,所以预计需求端会尽快恢复;供给端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既受到员工复工率影响,也受到上下游供应链的影响。

整体来看,随着国内疫情得到缓解和复工复产的有序推进,中小微企业恢复指数会继续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