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跟各地餐饮协会互掐,都不赚钱,难不成消

 新闻资讯     |      2020-04-28 16:31

从疫情以来,多地餐饮协会陆续发声,诉说对美团的不满,有的发建议函,有的写公开信,还有的直接跑去向当地市长举报美团。

这封信的大意是:疫情以来,餐饮行业举步维艰,外卖成了救命稻草,原本大家想借助外卖平台自救。

结果美团一来吸取高昂外卖佣金( 最高达到 26% ),二来要求 “ 独家经营 ” ,否则强制注销下架,搞得商户活不下去了。。。

这瓜吃到现在,相信不少差友会有疑问:我每天点外卖费用越来越贵,但是商家却说自己赚得少了?咋回事啊。。。

首先,在入驻外卖平台时,它们会从你手上拿走一笔数千元的入驻费用( 有些地方要有些不要 ),并且约定好抽成。

可以看到这笔订单中,顾客买了店家原本价值 25 元的商品( 菜品 + 餐盒 ),优惠后用户实付 17.5 ,但最后到商家手里只剩下 11.9 元。

首先,原本价值 25 元的商品,用户使用了 11 元的红包,这个红包平台出 4 元,商家需承担 7 元,此时商家这边应收 18 元。

然后,用户配送费为 3 元,但这 3 块压根不能满足起手的配送费,商家还要额外再承担 1.6 元,这时商家的应收款变成了 16.4 元。

不管订单金额是多少,平台保底每单要抽走这么多钱。假设保底为 4.5 元,那么哪怕顾客在订单中实付 6.6 块,平台也要从中抽走 4.5 元。

这个机制最困扰的并非是商户,因为那些低客单价的商户,为了尽可能不被 “ 白嫖 ” ,只能提高客单价,最后买单的还是消费者。

假设消费者可以用 10 块成为会员,权益是每个月 4 个 5 元红包,这实质上就是用每个 2.5 元的低价买了 4 个面值为 5 元红包。

会员活动看似是商家跟平台 55 开,但其实横竖都是商户在出大头,因为消费者在买会员的时候,给了平台会员费。

但,也的确没赚到什么钱,如果无法面对单薄的利润,一直亏损,那放在你面前的路就只有一条了——向消费者加钱。

1 店铺获得差评以后,推广费用会上升。( 说保护消费者权益也能说得通,但最后真拿到钱的还是平台 )2 骑手获得差评以后,会被扣钱,扣的钱给平台。3 上百元的单子跟几十块跑腿费一样,平台抽佣按点数抽,骑手没多赚。4 折前抽佣,就是按照订单原价抽取佣金,这种一般是代理商城市才会这么搞。....

美团靠佣金实现了 2019 年的盈利, 2019 全年美团光是佣金收入就高达 655 亿,对比 2018 年增长了 39.6% ,而活跃商户数同比只有 7.1% 的提升。

在美团回应后, 14 号广东省餐饮协会很快又做出了回应,对前面美团所说的佣金比例跟骑手工资占比都进行了 “ 商榷 ” 。

大意:你说骑手成本占外卖收入比是八成,准确来说是 74.83% ,这个数字跟八成之间差 5.17% ,价值 28 亿↓↓

1 “ 豪气 ” 的免 2 月到店佣金,但 2 月疫情那么严重,全国餐饮基本关店,哪有到店?

2 说好返佣,但是返进了美团推广费账户里,你们左口袋倒右口袋,商户压根没拿到这笔钱。。。

最后还表示市值千亿的上市公司说自己是创业公司也太谦虚了,能不能啥时候整点实质性措施来看看?

差评君认为,商业公司以赚钱为导向无可厚非,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 “ 交个朋友 ” 来做生意的,餐饮行业要赚钱,外卖平台也有一大家子要养。

如果外卖平台一昧的追求眼前的利益,商户的处境会更艰难,甚至在这次困境中倒下,长远看来,对于依附于商户赚钱的平台也是不利的。

这个时候,谁暂时让步,用实质性措施帮助商户度过难关,就能收割一波那些原本不愿意转投线上的传统商户来自己平台,而这些商户,正是那些原本外卖平台苦苦劝说而不来的潜在增量市场。